今天是:

实验室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资讯 > 人物 >

最霸气的秀恩爱——夫妇一起获诺贝尔奖

时间:2017-08-10来源:MedTrend 医趋势 点击: 百度搜索

【导读】一年一度的情人节(吃狗粮时间)又到了,今天你被花式秀恩爱了吗? 还没有吃够朋友圈狗粮的童鞋们,就跟我们一起看看生物医学界最霸气的秀恩爱方式。 发现大脑中的GPS,夫妇共同获诺贝......
TAG标签: 诺贝尔奖 秀恩爱

一年一度的情人节(吃狗粮时间)又到了,今天你被花式秀恩爱了吗?

还没有吃够朋友圈狗粮的童鞋们,就跟我们一起看看生物医学界最霸气的秀恩爱方式。

发现大脑中的“GPS”,夫妇共同获诺贝尔奖

2014年10月6日,瑞典卡罗琳医学院在斯德哥尔摩宣布,将2014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英国科学家约翰·奥奇夫(John O'Keefe)、挪威科学家梅-布里特·莫泽(May Britt Moser)和爱德华·莫泽(Edvard Moser)夫妇,以表彰他们发现构成大脑定位系统的细胞的重大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梅-布莱特和爱德华-莫索尔为第五对被授予诺贝尔奖的夫妇。

大脑内的定位系统,被称为大脑中内置的“GPS”,它让我们能够在空间中行实现定位,揭示了高等认知能力的细胞层面机制。

1971年,约翰·欧基夫发现了构成这一体系的第一个组成部分。他在大脑一个名叫“海马体”的区域发现一种特殊的神经细胞,当实验小鼠在房间内的某一特定位置时其中一部分这样的细胞总是显示激活状态。而当小鼠在房间内的其他位置时,另外一些细胞则显示激活状态。欧基夫认为这些是“位置细胞”,它们构成了小鼠对所在房间的地图。

▲海马和嗅皮层纤维投射模式图

30多年后,在2005年,梅·布莱特和爱德华·莫索尔夫妇发现大脑定位机制的另外一项关键组成部分。他们识别出另外一种神经细胞,他们将其称之为“网格细胞”,这些细胞产生一种坐标体系,从而让精确定位与路径搜寻成为可能。他们随后进行的研究揭示了位置细胞以及网格细胞是如何让定位与导航成为可能的。

网格细胞放电结构图

上述三人的发现共同解答了一个困扰哲学家和科学家们长达数个世纪的谜团—大脑究竟如何创建一个有关自身周围空间位置的地图?我们又究竟如何能够在复杂的环境中找到方向?

除了重大理论意义以外,他们的发现对于神经药学、尤以阿兹海默综合症(即老年痴呆症)研究有益。该病初期,大脑定位部件会频遭破坏,而该发现有助于了解病情初期造成空间记忆丧失的基本原理。

最霸气的秀恩爱方式

“我能想到最霸气的秀恩爱方式,就是和你一起获得诺贝尔奖。”

梅·布莱特和爱德华·莫索尔夫妇因为对神经科学的共同爱好而走到一起。他们在奥斯陆大学攻读博士后期间一同学习心理学,都喜欢户外运动,共同爬过无数的山峰,并且在乞力马扎罗山的休眠火山上面订了婚。(幸好他们都不是路痴)

此处应撒一波狗粮

于是,莫索尔夫妇对自己不会迷路这件事产生了好奇,在共同组建的实验室里开始研究大脑中的位置细胞。他们一个负责理论计算,一个负责实验,配合得十分默契。

终于,他们发现了「不会迷路的细胞」——与空间位置相关的网格细胞,并以此获得诺贝尔奖。站在领奖台上,向生物医学界的单身汉们撒了一大把狗粮。

人物简介

梅·布莱特1963年出生于挪威福斯纳沃格,挪威国籍。她在奥斯陆大学与她后来的丈夫、共同获奖者爱德华·莫索尔一共学习心理学。1995年,她获得神经生理学博士学位。她是爱丁堡大学的博士后研究员,随后在英国伦敦大学学院做访问学者,然后在1996年到位于特隆赫姆的挪威大学科学与技术学院工作。2000年,梅·布莱特·莫索尔被任命为神经科学教授,目前是特隆赫姆神经计算中心的主任。

爱德华·莫索尔1962年出生于挪威奥勒松,挪威国籍。1995年,他在奥斯陆大学获得神经生理学博士学位。 他与他的妻子、共同获奖者梅·布莱特·莫索尔一起读博士后,起初是在爱丁堡大学,后来在伦敦翰·欧基夫的实验室中做一名访问学者。1996年,他们回到挪威大学科学与技术学院,1998年他升为教授。他目前是特隆赫姆系统神经科学科维理研究所的主任。

约翰·欧基夫1939年出生于美国纽约市,拥有美国和英国国籍。他在1967年,他在加拿大麦吉尔大学获得了生理心理学博士学位。在这之后,他到英国伦敦大学学院读博士后。1987年,他留校担任认知神经科学教授。目前,约翰·奥基夫教授是伦敦大学学院神经回路与行为中心主任。

(责任编辑:Labtoday)
TAG标签: 诺贝尔奖 秀恩爱
顶一下
(7)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